深圳热线-世界的深圳,我们的热线.

双下肢深静脉血栓治验

郭某某,女,27岁,太原市某大学教师。我于2009年6月1日应邀赴其家出诊,始知其为某医院血液科住院病人,刚办理完出院手续。

其出院诊断为双下肢深静脉血栓形成(完全)。其他诊断为下肢静脉滤器置入术后;结缔组织病;干燥综合征。

患者于4个月前因剖腹产后大出血,曾在某医院住院治疗,使用抗凝血剂,旋即止住出血。1个月后双下肢痛胀不能动,遂在该院治疗,诊断为此病。两个月后转入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血液科,住院22天。曾用过的西药有:低分子肝素钙、氯化钠、尿激酶、头孢美唑、下格地尔氯化钠、左氧氟沙星、华法林、地塞米松、系列、凝血系列等。  

患者主诉其因下肢不能动,已瘫在床上3个月之久。西医尚无良策。询其腿之所以不能动,是因其下肢及憋胀、疼痛,腿沉重抬不起来,稍站立下肢即青紫,痛得大汗淋漓。睡觉时得将双腿高高翘起,稍感舒适。  

诊其脉沉而滑数,寸关重按不足。沉者,气郁也,气陷也。滑数者,湿热也。寸关不足者,不足也。腿沉重者,湿热重也。胀痛者,不通则痛,气滞血瘀也。  

综合脉症,此属气虚下陷,气滞血瘀,湿热郁阻。故疏以大剂补气升提,兼清热利湿、化瘀。  

处方:60克,30克,10克,陈皮6克,升麻10克,柴胡15克,20克,苍术15克,黄柏12克,川15克,30克,石斛10克,15克,香附15克,15克,丹皮15克,木瓜15克防风10克,桃仁10克,桂枝6克,6克,水煎服。  

患者因腿憋胀疼痛难忍,准备第二天去医院输液(扩张、抗血凝,每次痛重时医院皆是如此处理,能缓解一时)。  

不料服药当日午夜,下肢痛胀感消失,想到第二天可不必再去医院,她激动的心情难以控制,不顾夜深人静,连连高喊。次日竟能下地慢慢行走。 

6月8日二诊:连服6剂,诸症大减,遵效不更方之旨,原方当归改归尾,并加10克,以增强活血化瘀之力;又加青皮15克,意在增强理气之功,又加15克,以增强利水去湿。嘱服10剂。   

6月20日三诊:患者已完全行走如常人。只是走时间长了,小腿有些发青,下蹲时腿有点麻,经医院检查血凝度已正常。 

诊见舌质红,苔稍黄,脉稍沉,一息4至,寸关稍显不足。仍据原方,稍事化裁。  


处方:黄芪60克,党参30克,桔梗10克,柴胡10克,升麻10克,知母20克,石斛15克,野丹参30克,丹皮20克,川牛膝10克,归尾15克,赤芍15克,桃仁10克,川芎10克,桂枝10克,青皮10克,泽泻10克,红花10克,嘱服10剂。   

并开一外洗处方:海桐皮15克,威灵仙15克,豨莶草15克,红花30克,川芎30克,三棱30克,莪术30克,桃仁30克(捣),炮甲珠20克。水煎15~20分钟后,先熏后洗,早晚各洗1次,3剂。   

10天后,患者告知,一切均恢复正常,下肢无任何不适。3年后,患者又亲自来诊所,言自从服中药后就未再去医院治疗过。   

我问置入的滤器取出来了没有?告知没有取出,因院方告之,此滤器属高科技手段,置入后很难取出,若取出则代价相当大,只好听之任之。   

行文至此,颇多感慨,我作为地地道道的传统中医,每每号脉开方,对现代科技检验甚至高科技微创手术了解不多。但应用传统中草药能治愈血液病的疑难病,非我个人技高一筹,而是因于中西医是截然不同的医学体系,其不同之处在于,以高科技手段为能事的西医,着眼于人体与疾病的有形一面,而古朴的中医则着眼于人体与疾病的无形一面。一言以蔽之:有形无形,中西医分明。   

以此患者为例,一开始因剖腹产,子宫出血过多,为了止住血,西医使用了凝血剂,立竿见影,血是止住了。子宫出血(中医叫崩漏)治愈了,但是血凝住了,也就形成了血栓,堵塞于下肢,故下肢憋胀疼痛,西医叫下肢深静脉血栓形成。   

那么为了解决血栓问题,西医就针对性地使用了抗凝血剂(溶栓剂),试图溶解血栓,若溶解不了,这个血栓就留在腿部深静脉血管处,致使腿胀痛不能动,并且一旦血栓顺着静脉上行到肺部,则就会形成肺栓塞,可要危及性命了。   

为了防止腿部血栓随着血液循环上至肺部,于是就在患者大腿根部的静脉处置一伞状的滤器,阻挡血栓上行。但在一个如此细小的静脉血管处置一过滤网,安上去不容易,取下来就更难,只好终生放着。

   这个病治到此也就为止了,不管怎样,挽救了患者的性命,但终生得躺在床上不能动,因为下肢深静脉的血栓还在。但是血栓会越聚越多,腿就憋胀疼痛难忍,于是患者就得输液,输入的是扩张血管药和抗凝血剂,血管扩张了,胀痛就减轻了。

   但这也只是缓解一下胀痛而已,血管一时扩张,还要收缩回原状,那患者就又胀痛了,又得到医院去输液,所以就得终生治疗。如此,患者的痛苦可想而知。

   中医强调“上守神”,神就是本,无形之本解决了,有形之病才会不攻自去。这个病人遇到中医,那就是另外一番情景了。




相关阅读